收藏 關注
客戶端下載 投稿信箱:spxwwsjb@163.com
新聞
圖片
視頻
記梨樹縣農業技術推廣總站站長王貴滿
2020-12-14 09:49:32 0人看過 編輯:路克誠 來源:四平新聞網
2020年7月22日,一個必將載入史冊的日子。

這一天,習近平總書記來到梨樹縣,走進玉米地,察看黑土地保護利用與玉米長勢,強調要認真總結和推廣“梨樹模式”,采取有效措施,切實把黑土地這個“耕地中的大熊貓”保護好、利用好,使之永遠造福人民。

彼時彼刻,最激動、最興奮、最驕傲的人是誰?當屬陪在總書記身邊的梨樹縣農業技術推廣總站站長王貴滿。

為什么?如果有一個人,用大半輩子的時光都在做一件事,并且把它做出了名堂,做出了范兒,吸引全國各地的人來參觀學習,還得到了總書記的肯定,那么他的內心肯定久久不能平靜!

他認準一個理兒——

“黑土地不能再這樣耗下去了”

致力農技推廣、黑土地保護近40年,只因王貴滿認準一個理兒:“化肥農藥超負荷使用,黑土地不能再這樣耗下去了!”

和王貴滿相識,要從10多年前的采訪說起。那時的王貴滿,正和許多人“頂著牛”,非要搞“秸稈覆蓋還田”不可。

“王站長倔啊,不聽勸!”“你聽過倒反天罡這詞沒?說的就是他!他到處‘忽悠’大伙兒種埋汰地,說那地不用鏟、不用耥,把秸稈留地里就行,你說那不是懶漢種地嗎?哪個正經莊稼人能這么干?”

老農不認可,王貴滿卻自有道理。

黑土區是我省乃至東北糧食生產的核心基地,當年黑土那個肥呀,“捏把黑土冒油花,插根筷子能發芽”。而黑土地之所以“黑”,就在于它覆蓋著一層黑色的腐殖質,有機質含量高,土質疏松,最適宜耕作。但幾十年來,由于大量使用化肥農藥,使東北黑土地耕作層土壤有機質含量平均下降1/3,部分地區下降1/2,黑土地變灰了!

令人痛心、憂心的“黑土之殤”!

那時,王貴滿時常穿梭在莊稼地里,抓起地里一把把沒有凝聚力的土,攥著攥著,那土就像海沙般從指縫間流下來。

王貴滿說,以前用農家肥,秸稈經過家畜的消化,轉換成糞回到地里,種地又養地。秸稈是個好東西呀!可大量用化肥后,秸稈燒掉了,農家肥不用了,黑土的營養就一點點流失了,太可惜了!

怎樣才能攔住黑土地的退化?

“這成了王站長的心病,十幾年不停地研究、試驗,最后認準了秸稈覆蓋還田,他說這是養地護地最經濟有效的方式!”縣農業技術推廣總站副站長、一直和王貴滿搭班子的王艷麗說。

“王貴滿知道,黑土地保護是個歷史性大課題,單靠縣農技推廣站的人遠遠不夠,必須‘攀高結貴’。”

此時,王貴滿那光閃閃的“頭銜”派上了用場:全國農技推廣十佳標兵、全國科普先進工作者、全國農業技術推廣貢獻獎獲得者、全國糧食生產先進個人、國務院特殊津貼獲得者、首屆農業農村部測土配方施肥技術專家組成員……借此“背景”,他聯絡上來自中科院、中國農業大學等高校、科研機構的幾十位專家學者匯聚梨樹。2007年,高家村一塊225畝的“破皮黃”地塊,成為“秸稈全覆蓋”試驗田。

圍繞玉米秸稈全覆蓋,他們嘗試采用寬窄行的種植模式:窄行兩壟玉米間隔40厘米,寬行間隔80厘米,上面覆蓋秸稈;第二年,80厘米的寬行中間取40厘米種植玉米,上年的窄行變寬行堆秸稈。在這個過程中,秸稈全部還田覆蓋地表,耕作次數減到最少,讓秸稈有時間慢慢腐爛。

短短幾年試驗,效果逐漸顯現。如今這塊地,踩上去腳感松軟,當年的“破皮黃”成了實打實的高產田。事實證明,“秸稈全覆蓋還田”,保墑、護土、抗倒伏,還能增加土壤有機質,促進土壤黑土層形成。

此項技術不僅可以培肥地力實現節本增效,還有效地解決了水土流失和因秸稈焚燒引發的環保問題,為東北地區耕作制度改革提供了最佳解決方案,被譽為非“鐮刀彎”地區玉米種植的“梨樹模式”。

他拗起來“棒打不回頭”——

“秸稈還田”在阻力中推行

從梨樹縣高家村一塊200多畝的“秸稈全覆蓋”試驗田起步,如今梨樹秸稈全覆蓋耕作推廣面積已達200多萬畝。

“推廣”的過程即是攻關的過程——想改變老祖宗幾千年傳下來的耕作方式,不會比“傳統”形成時省多少勁兒。

“子規夜半猶啼血,不信東風喚不回”。那時,王貴滿經常白天忙工作,晚上當說客,但一開始收效甚微。“我和鄰居苦口婆心地講了兩個多點兒,他聽得津津有味、連連點頭??苫剡^頭來,我問他,‘怎么樣,你種不?’鄰居答,‘挺好,但也不種!’”

“推廣”在艱難中前行,啥時能見著光亮,王貴滿不知道,他只知道腳步不能停。

有一年,在梨樹縣林海鎮揣洼子村,終于有一些村民同意試試了,王貴滿樂壞了??砷_春動真章的時候,看到滿地橫七豎八躺那兒的秸稈,多數人又不干了,說這是“種埋汰地”,是給莊稼人丟臉。于是紛紛撂了挑子。只有一個出了名的懶漢因為“圖省事”同意了。因為這事兒,懶漢媳婦要和他離婚。

轉眼到了出苗期,大伙兒到地里一看,采用秸稈還田的地塊,一溜煙的苗齊、苗壯、成線,楞是把傳統種植方式給比了下去。

但還是有人嘀咕:“僥幸罷了,咱秋后算賬!”到了秋收測產時,免耕播種比傳統種植產量高了三成!等著看笑話的人不言語了。

第二年,又增加了幾個愿意嘗試的農戶,但更多的人依舊在觀望。以后幾年,也大致如此。

2018年春季,梨樹縣遭遇53年來最強春旱,好多地塊只見干土不見苗??珊登榫谷粵]有影響到八里廟村種糧大戶盧偉。

“咱這地不怕,不信你瞅瞅。”盧偉蹲下身子,在秸稈下面,手一扒一摳再一攥,一抔摻雜細碎秸稈的黑土被握成了團兒。“這土里有濕氣,不然咋能攥成團兒?再往深里摳,還能挖著蚯蚓呢。這是秸稈覆蓋還田的功勞??!”盧偉說。

沒有比較就沒有發言權。

僅一路之隔的另一塊地,是未經秸稈還田的傳統種法,只見大大小小的玉米苗參差不齊。“這就是所謂的‘四世同堂’,一大家子老的少的都有,完全不在一個輩分上。”盧偉解讀。王貴滿的眉心卻擠進一絲愁容:“秸稈全覆蓋還沒有鋪開??!”

禍兮,福之所倚。這年秋收,精打細算的農民終于看明白了,也想明白了,更多的人或是加入免耕隊伍,或是把土地流轉給合作社??傊?,“懶漢式”的免耕種植法不斷發酵,斬獲一眾“粉絲兒”。

經農業專家連續10年監測,2007年那塊“試驗田”,土壤含水量提高了20%至40%,耕層0厘米至20厘米有機質含量增加12.9%,蚯蚓數量是常規壟作的6倍。以玉米秸稈覆蓋還田技術為核心的免耕栽培技術,得到越來越多農民的認可,“梨樹模式”由此叫響。

盤點“梨樹模式”,“一站一田”是其支撐點。“一站”是梨樹縣中國農業大學吉林梨樹實驗站;“一田”就是位于高家村的225畝試驗田。王貴滿說,實驗站承擔梨樹縣與中國農業大學的接洽聯絡和合作項目的日常管理、跟蹤服務等工作,發揮了吸引和集聚人才的關鍵作用,科研團隊人數從最初的40人,發展到130人。

近年來,王貴滿堅持開展系統培訓,使技術人員的業務素質有了大幅度提高??h農業技術推廣總站6次獲得全國先進單位稱號,團隊中涌現出推廣研究員7人、高級農藝師23人、省管專家2人、四平市管專家8人……

他內心篤定滿心思想著“規?;?rdquo;——

中國第一臺“免耕機”誕生

有多大胸懷干多大事業。王貴滿一開始就沒想小打小鬧,他內心篤定,眼里一直盯著“規?;?rdquo;。“讓秸稈覆蓋還田大面積推開去,免耕播種機必不可少,這是充分必要條件”!

中國第一臺“免耕播種機”,就誕生在梨樹。其主創成員中,就有王貴滿。

“進口的免耕播種機,動輒三五十萬,一般人可不敢照量!能不能搞一臺中國的免耕播種機?”王貴滿和幾位專家一拍即合。

2008年,王貴滿聯合中科院沈陽生態研究所研究員、博士張旭東,中科院長春地理與生態研究所研究員關義新,時任梨樹縣農機推廣站站長苗全,快馬加鞭地行動起來。

可干啥事兒都得有錢,沒錢咋整?張旭東博士說:“有一天,王貴滿突然拿來10萬塊,問他咋來的,他也不說。后來一打聽,才知道他是以個人名義借來的。我們一看,老王是鐵了心啊,我們的勁兒也跟著上來了!”

國外的免耕機起步早、技術先進,他們就外出學習,攻“他山之玉”;為解決機器“水土不服”,他們就一遍遍研磨,反復試驗;團隊出現分歧時,他們就正視矛盾,用結果驗證……終于,功夫不負有心人,在不斷“試錯糾錯”中,研制出中國第一臺免耕播種機。

隨即,吉林省康達農業機械有限公司“上線”生產免耕播種機,性能逐步達到國外先進標準,廣受市場追捧,銷售量逐年增加,被農民譽為“寶貝”。他們說,這玩意兒太好了,在覆蓋秸稈的土地上,一次性地完成開溝、施肥、播種、覆土全套作業,一走一過就完活!

免耕機的誕生,解放了大批農民。如今,每到春耕季,農民再也不用田間地頭忙勞作了,而是大都開著小車,把種子化肥拉到田間地頭交給農機手,擺擺手“拜拜了”,當起了“甩手掌柜”。

王貴滿笑著說:“秸稈覆蓋、條帶休耕、機械化種植,一次作業即可完成清理秸稈、開溝、施肥、播種、覆土、鎮壓等工序。‘梨樹模式’成龍配套啦!”

他讀懂了“理念”二字——

“黑土地論壇”走向全國

推行免耕播種的過程,讓王貴滿讀懂了“理念”二字。

“看起來,讓黑土地保護理念深入人心,比什么都重要。讓更多的農民了解‘梨樹模式’,轉變耕作理念,才會有更多的農民接受‘梨樹模式’,才會有更多的黑土地得到保護。”王貴滿說。

2015年,“梨樹黑土地論壇”應運而生。其以“放大院地合作優勢、在全國黑土地保護和利用中率先破題”為宗旨,以“中國農大梨樹實驗站”為依托,集“農業科研、學術交流、成果轉化、服務三農”功能于一體,搭建起一個高端載體和平臺。

第二年,又以“肥沃黑土、優質綠色”為主題的梨樹黑土地論壇,走進2016首屆中國農業(博鰲)論壇。在論壇上,梨樹縣發布了《非鐮刀彎地區梨樹模式》綠皮書,并被授予“中國農民專業合作社創新示范基地縣”“中國優質綠色農產品創新研發基地”“黑土地保護示范縣”,王貴滿被授予“黑土地保護成就獎”。

如今,“梨樹黑土地論壇”已連續舉辦6屆了。每年的論壇,都邀請到世界農業精英和國內院士專家,圍繞黑土地利用與可持續生產開展學術交流。幾年來,已有近百位國內外知名專家參加論壇。

秉承“不求所有但為所用”理念,他們還在梨樹縣建立了全國首家黑土地保護與利用院士工作站,組成以中國著名土壤學家石元春院士為核心的10人專家團隊,對農業生態系統和動態特征進行系統研究,破解土地退化的技術難題,探索建立黑土地保護與利用機制。

借黑土地論壇,百年梨樹瀟灑地走出四平,走向全國,擁抱世界。

他有一個夢——

“讓更多黑土地重新油光光”

“梨樹模式”迎來高光時刻,王貴滿更忙了。

“最近來參觀學習的特別多,我想借著這個機會讓更多的人了解‘梨樹模式’,身體力行保護黑土地。”

對于“工作狂”王貴滿,妻子范敬先已經習慣了:“一輩子了,都是這樣,我也麻木了。家就是他的旅店,好容易回來一次,話都懶得說,倒頭就睡。”

妻子還透露,他們有兩個孩子,外人大多只知道那個比較出色的女兒,只有很少人知道他們還有一個患有“唐氏綜合征”的兒子。這些年來,王貴滿忙得顧不過來,照看兒子的擔子主要落在自己身上。范敬先說:“他忙的是大事,家里的事是我應該承擔的,沒什么說的。如今兒子19歲了,陽光、自信,街舞都過六級了呢!”

在領導和下屬那里,王貴滿是有些“爭議”的——領導說,貴滿大哥稱得上是“梨樹縣的袁隆平”,他的敬業和勤奮,值得我們每一個人學習;下屬說,他有點不近人情,“跟著他總加班不說,還總往農技站攬活,不歸我們管的他也張羅著干,總說多干點不吃虧。”

今年,王貴滿已經60周歲了。這位把大半輩子獻給農業的“老農技”,一點兒不服老。他說,他有一個夢,就是“讓所有黑土地重新油光光。”

他回憶起自己1979年考入延邊農學院農學系,1983年畢業回家鄉梨樹從事農技推廣工作???0年了,其中14年是圍著黑土地保護轉。如今“梨樹模式”火了,黑土地保護深入人心了,離成功不遠了。什么是“成功”?王貴滿說,就是讓更多黑土地還像以前那樣油光光啊。

讓王貴滿倍感欣慰的是,今年3月,國家出臺了《東北黑土地保護性耕作行動計劃實施指導意見》,當中提出,力爭到2025年,東北地區保護性耕作面積達到1.4億畝,占東北適宜區域耕地總面積的70%。

“如果是這樣,我的理想就快實現了。我會在夢中笑醒的。”

南粤36选7几点开奖 天津时时彩五星走试图 天津快乐十分遗漏数据 全球五种市值最大的数字货币:比特币、比特币现金、以太坊、瑞波币以及莱特币 ds视讯10 体彩20选5开奖结果 排列5基本走势图带连线 五分快三走势图怎么看 360股票app下载安装 沙巴体育网址是多小 微信山东麻将代理 代买彩票法 曾道人一码中特资料 og视讯开奖结果 体彩江苏11选5规则 七星彩和值走势图500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技巧